科恩走的第三年,他变成了少年归来…

科恩走的第三年,他变成了少年归来…

这是莱昂纳德·科恩(Leonard Cohen)的遗作《Happens To The Heart》,作为11月22日发布的新专辑《Thanks for the Dance》的第二首单曲。

许多时候若没有特定的时间提醒
人们很难发觉时间过得如此的快
最近的释出的一首MV与新专辑的消息
让人一下发觉,距离2016年11月7日
这个戴着帽子低沉歌唱的吟游诗人
已经离开我们整三年了

这支MV仿佛一场梦境,穿着科恩标志性服饰的少年,一边穿越丛林,一边褪去自己的外衣,相遇到一位僧侣后,一边哭泣一边穿上了僧服。路的尽头在一片悬崖,悬崖下是阳光的湖泊与森林,少年盘腿而坐,静默冥想。

看完这支MV,世界音乐菌已泪流满面,短短的5分钟,这条小路走尽了科恩的一生…

这个迷倒了全世界的男人,出生在加拿大魁北克省蒙特利尔的一个犹太中产家庭。9岁时,他的父亲就离开了世界。13岁,他为了一位女孩一次拿起吉他,也因为这个契机,一两年后,他便在当地的咖啡厅唱起了自己的歌。

17岁那年,他组建了一支乡村乐队“the Buckskin Boys”,也是这一年,他开始写诗。当22岁出版自己的第一本诗集时,科恩是一位刚毕业没多久的“无业游民”。

在经历了一段节衣缩食生活之后,科恩突然获得了一笔家族遗产,而这可以使他可以过上安逸的生活。

不像小说里男主角拒绝家族遗产浪迹天涯,科恩欣然地接受并过上了花天酒色、周游世界的生活。在欧洲旅行时,科恩被一座希腊小岛吸引并最终落脚在这个,和一个女人与她的孩子一起生活。

这一待就是7年。当然他也不是来纯玩的,在希腊的一段时间,他撰写了两本诗集和两部小说。

但过久了安逸的生活,难免都会躁动。

1988年科恩接受《音乐人》杂志采访时回忆道:

“当你写一本小说的时候,总是希望一些东西包围着你。你的生活中需要一个女人,充满了美酒佳肴,而且最好还有孩子们,以及一个干净整洁的地方。而我已经拥有了这些,然后,我决定成为一个唱作人。”

有了改变的决心,科恩毅然地离开了舒适的家庭生活,他来到美国的音乐重镇纳什维尔,准备开始他的音乐冒险之旅。

当时民谣女歌手Judy Collins翻唱了她的《Suzanne》大受欢迎,成为了电台的热门歌曲,于是她说服科恩与她一起参加民谣巡演。

1967年夏天的纽约新港民谣节,莱昂纳德首次登台亮相,并在CBS电视网节目上演唱自己的歌曲并朗诵了诗作。

1968年,是科恩的文学与音乐的丰收年。

先是出版了自己的首张唱片《The Songs of Leonard Cohen》。在那个民谣盛行的时代,成千上万的年轻人都疯狂地购买了这张唱片,科恩一夜成为了大学生追捧的对象。

不仅出唱片,科恩在这一年,还出版的诗选集《Selected Poems: 1956-1968》,这本作品为他赢得了加拿大文学界的最高奖——总督奖,但音乐人是不是总喜欢这样…无独有偶,就像鲍勃迪伦拒绝了诺贝尔文学奖一样,科恩在上个世纪的70年代,便拒绝了一样一项举足轻重的文学奖。

在接下来的几年,科恩陆陆续续发表了两张录音室专辑与一张现场专辑,但都反响平平,直到1973年《New Skin For the Old Ceremony》与1977年的《Death of a Ladies’ Man》出现,科恩平静的音乐生涯,像又被激起了才华与争议的波澜。

《New Skin For the Old Ceremony》阴沉且清淡,歌曲多诉说了一些“不可描述”的事物,封面更是使用了中世纪的宗教情色插画。而这也导致了这张专辑在美国被禁止售卖了很长一段时间。

另一张《Death of a Ladies’ Man》,比较于上一张专辑,还更具争议性。

1977年,科恩与著名的制作人Phil Spector(以神秘著称,曾监制包括披头士在内的许多音乐人专辑)合作。在制作的最后阶段,这张专辑的主角科恩却被排除在外…后来科恩回忆道:

“那些涂鸦般的歌声混音工作,是Phil Spector在警卫守护下秘密进行的。我当时想,要么派一支私人军队去攻打位于日落大道的录音棚,要么就算了。我就算了。”

科恩真是无奈的幽默…

再后来,科恩先后出版了专辑《Recent Songs》、《The Future》,并为Jennifer Warnes制作了那张著名的唱片《Famous Blue Raincoat》。

那融合了黑色幽默、悲观色彩和诗歌意识的歌曲引人入迷,值得一提的是,这张专辑的销量甚至比科恩自己的任何一张唱片的销量都要高。

1992年,在完成专辑《The Future》的巡演之后,科恩停止了一切的工作剃度出家,前往南加州的Baldy寺院修炼禅道。

科恩的法号名为自闲(Jikan),日常的他除了冥想,主要的工作就是为自己的师父做饭,而这一修道便又是几年。

1999年,科恩或是终于领悟到了什么,带着近百首新写的诗与歌词下山,重新开始了音乐的创作。

他找到了曾一同创作名曲《Everybody Knows》与《Waiting for the Miracle》的幕后歌手Sharon Robinson,一同制作自己的新歌。

Sharon Robinson与Leonard Cohen

阔别了8年的乐坛,2001年,科恩终于完成了自己的最新专辑——《Ten New Songs》。

这张专辑中的每一首歌似乎都弥漫着告别的气息,充满了科恩的自白、挽歌式的感叹,还有他带下山的禅意。

33岁背起吉他低声吟唱,60岁上山修道,67岁重返歌坛…了解了这些,你是不是也看懂了一些文章开头的那段MV?

鲍勃·迪伦曾经说:“如果我必须当一分钟其他人,那个人很可能就是科恩。”;Nirvana乐队在《Pennyroyal Tea》中唱:“下辈子我要做Leonard Cohen,像他一样,永恒叹息。”

就是这样一个盘腿而坐的人,让全世界都为之着迷的“音乐拜伦”……三年已逝,人间再无像科恩这样的大神了。

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: 世界音乐菌
撰文:赖爷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

error: Content is protected !!